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我們愛歷史
我們愛歷史 新浪個人認證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11,350,999
  • 關注人氣:1,849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小:

《列子·仲尼篇》中孔子提到了佛祖,真的?

(2021-04-18 16:18:31)
標簽:

歷史

《列子·仲尼篇》中孔子提到了佛祖,真的?


  作者:我方團隊張嵚


  在先秦年間流傳下來的各類典籍里,《列子》一書,公認充滿著神秘色彩。


   比如它的作者,至今都充滿爭議。有人認為就是出自戰國思想家列子之手,也有人認為經過了西漢學者劉向的補充整理。還有人認為此書與列子和劉向都沒關系,卻是魏晉人的偽作。比較公認的說法是:目前殘存的八篇《列子》中的文章,確實經過了西漢劉向與魏晉張湛的先后整理,堪稱幾個時代的鏡子。


《列子·仲尼篇》中孔子提到了佛祖,真的?


  而更叫好些人爭論不休的,則是《列子·仲尼篇》第三部分里,儒家圣人孔子的一段奇特言論。當宋國的太宰問孔子“然則孰者為圣”時,孔子突然發出了一大段感慨:“西方之人,有圣者焉,不治而不亂,不言而自信,不化而自行,蕩蕩乎民無能名焉”。也就是說,西方有一位圣人,不治理國家國家卻穩定,不說話人們卻無比信服他,不教化百姓卻按規矩辦事,老百姓都不知道該怎么稱贊他,這才是圣人啊。


  以后世許多人的觀點,孔子口中的這位“西方圣人”,就是佛教的創立者釋迦摩尼。這一番高論,也叫許多人大呼奇特:雖然釋迦摩尼與孔子,生活的年代相距不遠,但這二人畢竟隔著千山萬水,也沒有現代化的傳媒與網絡。孔子怎么會隔空發出吶喊,大贊一番“西方圣人”?近代學者梁啟超等人認為,這分明是魏晉年間,有人往這典籍里“夾帶私貨”。


《列子·仲尼篇》中孔子提到了佛祖,真的?


  當然,也有人持不同看法,特別是這孔子口中的“圣者”,到底是不是釋迦摩尼,這事兒也有待商榷。南宋學者黃震就認為,何止孔子提到過“西方”?西周穆王年間時就有“西域化人來”,那時候佛教還沒有創立,難道這“西域化人”也是指佛教?所以孔子這段“西方圣人”言論,是《列子》里的“不過寓言”,也就是以此打個比方,闡述自己的思想觀點。并非特指釋迦摩尼。


  綜合這些人的觀點,《列子》里的這段記錄是否為真,孔子“認不認識釋迦摩尼”等話題,必然會讓多少“業內人士”繼續吵下去。但有一個事實,卻是無可爭議:比起后來某一個時代,中國人曾經走過的“閉關鎖國”“妄自尊大”彎路,兩千多年前,戰國至兩漢時代的中國人,卻有著開闊的視野和積極學習的精神。


  就以古代中國與西方文明的交流來說,雖然我們常把張騫“鑿空西域”,作為古代東西方文明交流的大事。但就是在比“張騫通西域”早幾百年的春秋戰國時代,中國對外的經濟文化交往就已非常多。戰國年間的洛陽古墓里,就出土了來自地中海的玻璃制目珠,戰國時代的鎧甲上,也有帶有外來文化的動物紋圖案。俄羅斯境內的巴澤雷克古墓里,更出土了來自中國的絲織品、漆器與銅鏡。公元前416年左右的希臘波斯典籍里,已經把中國稱作“賽里斯”。


  而在釋迦摩尼的故鄉印度大陸,對于中國的認識也非常多。公元前四世紀至公元四世紀的印度史詩《摩柯婆羅多》里,就把中國稱為Cina,這個稱呼,正是秦國里“秦”字的音譯,甚至中國傳入印度大陸的鐵器,也被稱為“秦地生”。


  張騫“鑿空西域”時,也在中亞大宛國的集市上,看到了蜀地出產的布匹與,仔細詢問后得知,這些“四川貨物”是從印度大陸販運來的。而隨著漢王朝邊疆的開發,一條連接云貴川與印度大陸的“蜀身毒道”,也在兩漢至魏晉年間繁榮起來。


《列子·仲尼篇》中孔子提到了佛祖,真的?


  也正是在劉向整理《列子》的西漢年間,亦是古代中國對外交往的活躍期,不止陸上的絲綢之路縱貫歐亞大陸,漢朝的海船也不斷拓展著新的航線。當時從廣東出發的中國船舶,最遠已經可以行駛到斯里蘭卡。中國的絲織品源源向東,海外的玻璃、毛紡制品不斷輸入。印度大陸的佛教,也在東漢年間傳入了中國,掀起了中外文化的一場碰撞熱潮。也正是這個歷史背景,叫《列子》里的這段“孔子疑似聊佛祖”的對話,引來各種猜想。


  當然,這一時期進入中國的外來文化,可不是宗教。比如在漢代樓蘭國的廢墟上,考古學家們就發現了羅馬式的壁畫,壁畫的主題是佛教故事,但畫風卻是羅馬風格,甚至畫面上王子駕駛的馬車,也是來自羅馬的歐洲馬車。漢代庫車地區的壁畫,更有古希臘風格的美人魚插圖。如果說這些地區地處西域,受外來文明影響還算正常,那么東漢年間河南唐河漢墓的畫像石上,也赫然有著羅馬、希臘風格的圖案。


  僅看這些畫面,就知那個締造了繁榮中華文明的兩漢時代,亦是怎樣一個高度開放文明的時代。這樣積極開放學習的態度,或許也正是某些“玩雙標”“移花接木”“搞污名化”的“海外精英”們,根本理解不了的。


  在這樣一個時代里,中國人的地理觀也大踏步前進。公元3世紀左右的中國典籍里,就詳細記載了波斯灣、阿拉伯海等周邊地區的地理地貌,以及安息、大秦、黎軒等國的風土人情,甚至還包括了羅馬帝國等國家“國無常主”的政治制度。這樣開放的視野里,用外國的圣人來“不過寓言”,留下《列子》里那一段奇特言論,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。


  而更值得我們深深銘記的,卻是古代中國這樣一段胸襟開闊的歲月,因為有開闊的視野,漢朝的使團和船隊,才走到了更遠的地方,為古老中國帶來了新鮮的外部信息,火熱的思想碰撞與積極的學習,才造就了兩漢輝煌的時代,推動著中華文明的不斷進步。“孔子有沒有聊佛祖”這事兒,至今爭議不少,無爭議的卻是一個永不過時的歷史經驗:開放帶來強大。


  參考資料:《劉向與 列子書錄》、《古代中西文化交流史話》《中印文化交流史話》《中外文化交流史》《交流與交通》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嫩草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