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載中…

加載中...

個人資料
康斯坦丁
康斯坦丁 新浪個人認證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127,210,441
  • 關注人氣:285,611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小:

iPhoneTown,燒錢的小鎮?

(2021-04-19 08:05:32)
標簽:

it

財經

蘋果

制造業

iphone

分類: 商業財經

iPhoneTown,燒錢的小鎮?

相關數據統計,中國有40家電子企業正在同蘋果合作,向其供應iPhone的零部件以及幫其完成最終的組裝出貨。這些電子工廠大都坐落于二、三線城市的郊區,美國媒體給它們起了一個非常精致的名字:iPhone Town.作為長期的制造業觀察員,筆者曾經走訪過大量的iPhone Town,包括江蘇昆山、山東濰坊、湖南瀏陽、河南鄭州等等,這些小鎮具有相似的草根氣息,沒有富麗堂皇的寫字樓,只有時而靜謐、時而嘈雜的車間。工廠里一張張年輕的面孔,總會有掩飾不住的疲憊,而當他們來到餐廳、KTV、網吧、足療店時,疲憊瞬間轉變成興奮和快樂。遍布全球的iPhone Town大概只能維系其最基本的生活以及最初級的快樂。很多人不禁感慨:偏遠郊區無法同大城市相比,這里的運營成本應該比較低吧,但事實并非如此,iPhone Town真是個能燒錢的地方。

眾所周知,制造企業都是重資產企業,年輕人創業誰也不優先開工廠。一般來說,企業的運營成本和高管之間的關系都是商業機密,媒體很難拿到,但一些權威網站憑借其良好的流量和推廣作用,還是能抓住一些棱角。比如愛企查App上面就有一些深度的數據,幫助公眾更深刻地理解制造業。事實上,數據本身不重要,重要的是數據背后的邏輯。

 iPhoneTown,燒錢的小鎮?


燒錢搶單,制造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資本

談到燒錢,人們首先會聯想到中國的互聯網企業,包括滴滴、快遞的補貼燒錢,團購大戰的巨額優惠,支付領域的紅包、共享單車的免費騎行,都曾有一段“輝煌”的燒錢歷史,但這些和真正的制造業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,和iPhone Town更不能比。據愛企查數據顯示,iPhone玻璃供應商藍思科技,注冊資本是43億元,聲學供應商歌爾股份注冊資本是32億,富士康的一個鄭州廠區注冊資本是20億。雖然說企業的注冊資本不代表實際繳納費用,但這些都是有頭有臉的龍頭企業,不會虛報。況且,搶iPhone訂單需要絕對的資本實力,更可怕的是,他們實際的運營成本比注冊資本的數字高50倍都不止。

首先,制造企業要投資土地,這個不僅僅是靠錢就能解決的,更重要的是和政府的關系,雙方基于產值、出口額和就業崗位等事項,各取所需。所以,制造企業的品牌在大眾眼里的識別度不算高,遠比不上阿里巴巴、騰訊或者抖音什么的,但在地方政府眼中,他們就是絕對的明星企業。據說iPhone Town的營收、利潤等數據,要花費一年才能算清楚,比如藍思科技的年營收早就超過320億元,歌爾股份最新的營收是577億,最恐怖的是富士康,全年營收能達到4125億元。如此天文的數字,不會裝到任何一個人的口袋里,最直接體現的就是地區經濟的發展狀況;其次,iPhone Town要搶蘋果的生意,必須先要把廠房、設備、技術準備好,拿到訂單之后,再投資購買蘋果指定的物料以及雇傭員工。

這些前期投資都是一次性的,但蘋果支付代工費,則依出貨量而定。這意味著,如果代工廠投資了廠房、物料,雇傭了員工,但因品質或者其他問題無法出貨,這些投資都會砸到自己手里。換句話說,產業鏈上最大的資本風險都砸在代工廠手里,而終端的組裝廠又是風險中的風暴中心。基于此,資本的Risk Control常常經營者最頭疼的問題。

資本規模給代工廠帶來巨大的風險,但這也正是iPhone Town的核心競爭力之一。說直白點兒,富士康、昌碩、歌爾、立訊之所以能拿下蘋果的訂單,就是因為他們有錢,能接受蘋果的Business Model.況且,他們常常能得到地方管理者的巨大幫助。

iPhoneTown,燒錢的小鎮?

社會價值,制造經營已超越損益報表

經營管理人員最重要的KPI就是弄好損益報表,就是讓P&L數字更漂亮一些。在初創企業或者個體戶經營中,損益報表的作用非常簡單清晰:如果賺錢就繼續經營,如果賠錢就關門大吉,正可謂:掉腦袋的生意有人做,而不賺錢的生意沒有人做。但是當企業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,他們就不能隨便關閉,而iPhone Town里面全都是這樣的企業。

相信絕大多數人都聽過,庫克是一個錙銖必較的經營者,他每年都會要求代工廠降低價格,而iPhone Town內所有的企業都在喊著去蘋果化。十三年過去了,歌爾、立訊、藍思都找到了蘋果之外的客戶,富士康更是將所有客戶一網打盡,但大家的主營業務基本上都和iPhone有關,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因庫克壓低報價或者經營虧損而主動關門。如此狀況背后最大的邏輯就是制造業的資本運營和社會意義:

如前文所述,iPhone Town內存在著大量的車間和設備,這些都是一次性投入,也是搶單的前提。按照損益報表的邏輯,這些重型資產每天都在折舊,所以,重型資產上都掛著一只“秒表”,每過一秒鐘,它們就會按一定數額貶值。經營者需要爭分奪秒地搶訂單,然后最高效率地生產出來,拋光、鍍層、聲學測試、安裝螺絲所需要的時間都被精準地計算出來。可以說,時間就是金錢,在制造業體現得非常明顯。基于如此Business Model,沒有訂單是最可怕的,因為時間流逝從未停止,資產會持續貶值,所以,對于中等規模以上的制造業來說,寧可做虧本生意,也不愿意看到工廠停擺。況且,有訂單,就有一切可能。此外,制造業還擔負著就業責任,和地方管理者息息相關。iPhone Town里燒掉的錢,有一部分是工人的工資,包括很多高級管理人員,這都是損益報表中的成本,所以,制造業常常會受到地方管理者的支持,最直接的表現形式就是減免稅收、降低土地租金,甚至是直接補貼真金白銀。正是在眾多的合力之下,iPhone Town才能如此割肉燒錢。

其實,iPhone Town的意義早就超越了單純的商業范疇,它們除了滿足蘋果的訂單之外,更給中國培養出大量的高級管理人才、技術工人以及日益精進的制造工藝。通過愛企查的“老板關系”資料,筆者發現,郭臺銘、周群飛、姜濱背后是一個龐大而精密的管理體系,他們既消耗著企業的成本,又是企業最寶貴的資產。(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/文)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嫩草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