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載中…
個人資料
曉舟同志
曉舟同志
  • 博客等級:
  • 博客積分:0
  • 博客訪問:3,166,437
  • 關注人氣:2,472
  • 獲贈金筆:0支
  • 贈出金筆:0支
  • 榮譽徽章:
相關博文
推薦博文
正文 字體大小:

一席私房話

(2021-04-18 21:35:46)
標簽:

小說

社會萬象

潛規則

男人社會

禍福相依

分類: 人在旅途

          一席私房話

按語    五年出一本個人文集,書稿來自“曉舟同志博客”。每出一書都是從過去五年博客文章中抽取的,就像去自家菜園里摘瓜。當然不是五年的全部,因為出版社比博客編輯審稿更嚴,有些文章“氣候不宜”,況且我的文章也不是每篇都捧得上臺面。博文保存不易,常莫名飛走幾十篇,且連影子都找不回。與其提心吊膽,不如印書保留,躲幾本到圖書館里做種。五年前出版《姑蘇尋夢》時,有些博文因故未能收入,近日在整理《滄浪煙雨》書稿,選了一兩篇舊作,《一席私房話》便是其中之一,修改一下讓它再見天日。


   一席私房話

夢蕓從上海回來了,天蕓做東請客,邀海蕓作陪。彼此約定在小城最有名氣的望鶴樓私房菜館開包廂,不帶孩子不請其他朋友,僅三個閨蜜一聚,品私房菜聊私房話。

都說好水養人,這話還真不假,當年月湖灣的農家女孩,個個長得皮膚白凈明眸皓齒出奇的水靈。“三蕓”雖非一家,年齡也有懸殊,但年少時常在一起玩,是無話不說的閨蜜。她們的長相不但在村里出類拔萃,在中學里也皆屬校花人物,令男孩們追得屁顛屁顛的,本鄉其它村那些塌鼻子小眼睛的女同學嫉妒得冒火。

她們都是高中畢業,回鄉后命運各不相同。夢蕓和村支書家沾親帶故,去當了小學民辦教師。天蕓做生產隊會計時結識了在大隊蹲點的公社副書記,傳出一陣風言風語后當上大隊會計輔導員。海蕓則由一位當干部的親戚幫忙,進了社辦糧油廠,在油坊門市部當收銀員。再后來,夢蕓嫁給鎮上信用社一個小職員,天蕓當了鄰鄉一家工廠保管員的妻子,海蕓則與本廠一個跑采購的小伙子結成夫妻。

歲月如梭,當年月湖灣的三朵花,如今夢蕓已年過五十五退了休,小她三歲的天蕓也露出了幾許白發,只有那四十多歲的海蕓風韻猶存,打扮入時得像個前衛潮女。她們婚后幾十年各奔東西難得見面,如今一聚又別無外人,再加上飲了幾杯葡萄酒,個個容光煥發,彼此似有說不完的話訴不完的苦。

夢蕓年長,兩個閨蜜自然先敬她的酒,說大姐你有福啊,老公有本事,本人退休工資又高,兒子還在上海有份體面的工作,現在長住上海享清福。夢蕓皺著眉頭訴苦:“唉,一家不知一家事啊,我家那口子是個書呆子、懶蟲,在家油瓶倒了也不扶,幾十年來家務事全是我一個人做,他還不時像個領導似的評頭論足。我們現在和兒子孫子一起生活,我就是他們家三代人的保姆啊,你們誰不比我享福?”

兩閨蜜見她說得如此傷感,只好拿話逗她開心。

天蕓說,別生在福中不知福吧,大姐你選對象是有眼光的,天生的富貴命。小職員后來進城當了大干部,我們沒碰過小轎車時,你已常坐在烏龜殼里像個貴妃娘娘似的回娘家省親了,令姐妹們羨慕得眼睛發綠,等風光我們過啊?你家那兩個呆頭呆腦的弟弟,哪個不是姐夫安排工作或罩護著做生意?你轉了幾所學校,哪個校長敢欺負你這位官太太?再說,你若不是沾姐夫光,能那么早就轉為公辦教師并調進城安家落戶?你家外交方面的事可要你去操半點心事?

海蕓接過話題說,是的啊,大姐夫是文化人呢,筆桿子搖得呼拉呼拉的,從單位小文書搖到市主管部門做大秘書,再后來當領導更是八面威風即便退休了還在舞文弄墨作家,受人尊敬呢哪像我嫁了個木瓜,巴掌大個申請書得求人代筆。我們同是本鄉那所破中學畢業的,能學到多少知識大家心中有數,能說你后來去大學里左一次進修右一次深造不是姐夫出面打的招呼?能說你的技術職稱節節升高,哪篇論文不是姐夫代筆操刀的杰作?姐夫是社會名,有頭有臉的人哪個不認識他,可我家那口子除了親友,鬼都不認得他。

“好吧好吧”,夢蕓被兩個利嘴閨蜜調侃得哭笑不得,轉過話題說天蕓:“你這妹子才叫有福呢,丈夫人老實,手腳又勤快,家里的事你說一不二指東不西,洗鍋抺碗買菜燒飯的事幾乎全是他在做。夫妻不就圖個互相照應知冷知熱么,我哪天享過這種福?如果我能像你這樣當家做主、不做家務,死也閉眼了。”

唉,別提他了!”天蕓嘆了口氣說,現在是男人社會,但凡老公窩囊老婆必定倒霉。姐妹們不是外人,我說了你們可別鄙視我。我在娘家當的那個大隊會計輔導員,本鄉“內部糧票”,嫁到外鄉還想做這行當談何容易?我家那口子,三棍子打不出個悶屁,窩囊得像個縮頭烏龜,當年讓他去找他們鄉分管鄉長、財申請平級轉崗,像叫他去挨刀殺似的,死活不敢去,沒辦法呀,只好我自己找。好不容易轉到婆家那村當了個會計輔導員,可村支書三五年換一茬,個個如虎似狼,不處好關系隨時會回家種田,本村干部我老公他熟啊,可人家根本沒個正眼瞧他,還是由我出面周旋。

“能者多勞嘛,呵呵。”夢蕓笑道。天蕓哭喪著臉說,女人求人辦事不易啊,現在的干部腰包鼓鼓,不差你一條煙兩瓶灑,還不是全憑我這張標致臉蛋。做那事容易么,心驚肉跳像小偷,老公面前還得燒腦編謊,在外還承受著四面八方的唾沬星子。農家女兒哪個不會做家務事,如男人有出息我也不會讓他做,可他不做這事又能做啥呢?我若有個能干的丈夫,把對外打交道的事挑過去,又何至于在外受此委屈遭人蜚短流長?

見天蕓說得淚水汪汪,夢蕓忙把話題岔到“老三”海蕓身上。還是海蕓小妹幸福,夫婦倆都能干,我記得你二十幾歲就到江西去做石材生意了,后來成了老板娘,就憑你這副俏模樣,老公一輩子都會疼你。

“大姐說笑了,論長相,二位姐姐在我之上。”經商多年的海蕓一身江湖風塵,點燃一根細支香煙悠悠說道:“論錢,我三十歲就有幾十萬了,可丈夫錢多了作騷,在外又賭又嫖,聚不住錢。我氣不過,就也在外面釣金龜,專跟大老板睡覺,這樣有出也有進,才維持了家庭收支平衡。這些年我積蓄了二百,可前年放貸遇上活鬼,那狗日的跑路了,我的積蓄全泡湯。從此,老公給人家小公司打雜,我在外面搗搗戳戳,老公打工的錢管家里三張嘴,我弄的幾個小錢連自己買化妝品都不夠。唉,我現在的日子兩位姐姐沒法比

“哦,這十年我們姐妹聯系少,你的這些情況我都不知道呢。”夢蕓寬厚,對天蕓說:“如此說來,我們兩個當姐的,該幫小妹一把才是啊”不料天蕓卻說:“你信她話,鹽都能餿掉!”怎么回事?天蕓說:“她現在鎮政府招商辦公室上班,正兒巴經的事業單位公益性崗位呢!”夢蕓瞪大眼睛嘖嘖稱奇:“乖乖隆滴咚,四十大幾的人還能找到這么好的工作!海蕓,能不能告訴姐姐,你走的什么路?

海蕓扭捏著不說,低頭捧著手機微信,臉上不時浮現得意的賤笑。天蕓見了這神情很不爽,也就直戳濃包“雖說我在家帶孫女出門不多,但耳朵不聾,社會議論還聽得到,呀,傍上一個副縣長。”啊!夢蕓大吃一驚:“她這年紀還能傍上這樣級別的官員?”天蕓乘機嘲諷:“老員外,該有七十三歲了吧,嘿嘿。

“天蕓你別挖苦我好不好?”海蕓終于停下手來:“孩子在外面上大學,每年得三萬元開銷,家中那個活,打工得來的幾個毛錢怎夠養家糊口?今非昔比了,我這把年紀上哪找工作去?前年鎮上招人,但我曉得這樣的單位和工作性質,沒個重量級的大干部出面打招呼是沒戲的。年過四十豆腐渣,黃臉婆了,現職官員一個不熟悉,也沒哪個理睬我,我不物色一個退了休的縣官老爺出面幫忙,還能有啥其他法子呢?

“非親非故,人家憑啥幫你忙啊”天蕓引她往深處說,海蕓果然敞胸亮私:“姐姐們不是外人,我就直說了吧,我這個年紀,對六七十歲的老男人來說,還是有點吸引力的,公關嘛,不就是開房間滾床單么只要聽我使喚,幫我出面打招呼落實工作就行。嘻嘻,天蕓你笑他老是吧?我告訴你,老頭子的功能還蠻棒的!會疼人呢,有求必應,這不,剛才又發微信給我討好來了,說是推薦我當商務協會副秘書長的事已搞定。

夢蕓感到一陣惡心,忙抽出幾張餐巾紙捂嘴。

“秘書長?我咋聽得耳熟呢。海蕓,好像你還在另一個行業協會也干這個長吧?我聽人家說,這就是個跟著老板拎包的小蜜角色,三天兩頭出差,陪吃陪睡的玩藝兒。我還聽人家說了,你跟那會長老板要錢花習以為常,還竟然獅子大開口,叫人家給你買輛汽車,可有這事?”天蕓繼續引海蕓說。

“哈哈,潛規則,也別說得那么難聽嘛。買汽車,是他家那個黃臉婆說出去的吧?嘿嘿,小樣,她曉得個屁啊,我在城西新區訂購的那套房子,也是會長他付的全款呢!”海蕓洋洋得意。

恬不知恥!夢蕓畢竟教師出身,聽了海蕓這番不知羞恥的話憋得臉都紅了:“打住!這桌私房菜也品得差不多了,結束吧。咱們今天在這里說的話,那說那了,剩下的,打包帶回家!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席私房話

0

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/Report
前一篇:慕名探西塘
  • 評論加載中,請稍候...
發評論

    發評論

   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,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。

    < 前一篇慕名探西塘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(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) 歡迎批評指正

    新浪簡介 | About Sina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SINA English | 會員注冊 | 產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

    嫩草影院